unknownflower

极圈咸鱼

呜哇哇哇哇哇哇哇!!!

脑洞……
大概是出久变成天使了……「对,就是出久死亡」
然后他某一天来看咔酱,
看咔酱过的好不好
叮嘱了一番就走了,走了的时候告了个白……
然后第二天,咔酱就买了戒指去墓前和出久求婚了
大概就是这样。
最后要么就是啥回答都没有,
要么就是咔酱幻听觉得小久答应了。

为什么我不会画画……
超级想画天使轰总,冰火翅膀那种,哭
还有我英的精灵宝可梦paro……
可是我……完全不会画画啊

记个脑洞

做梦梦到的
魔王boss阿鲁巴和天使长罗斯和小恶魔阿鲁巴
然后天使长罗斯变成小天使罗斯
打算去把小恶魔阿鲁巴带回去
并碰上了boss阿鲁巴的故事
可以写成罗斯阿鲁和阿鲁阿鲁。

冬天所带给我的预感


鹤山
写着玩的。哭。
题目和正文没什么关联!

   山姥切国广是本丸的初始刀,也是本丸的总队长,而鹤丸的到来是在一个冬天,在锻刀房被山姥切锻出来。
  山姥切在锻刀时往锻刀房简陋的木头窗子外望了一眼,外面是积满了雪的万叶樱的枝干,短刀们在树下打闹,震的枝条上的雪扑簌簌的往下掉。
  往炉子里填了几块柴火,山姥切哈了一口气,等待着新的付丧神出现。『哟,我是鹤丸国永,像我这样的突然出现了,被吓到了吗?』鹤…吗?看起来更像窗外的雪花呢。山姥切一边想着,一边被年轻的新付丧神从背后抱了个满怀。『哈哈哈哈哈,吓到了吗?抱歉抱歉。』不,我突然一点都不觉得他像窗外的安静的飘雪了。山姥切扯着被单在内心吐槽。
   再后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总队长开始习惯被鹤丸捉弄,当做调戏的对象。习惯半夜从窗户里朴进来的鹤,甚至最后习惯和这个搞事鬼分享同一个被窝。
   审神者知道这些事后捶胸顿足了好久,差不多伤心到要去投本丸里的小水池,后来尽然也渐渐习惯了无时无刻不在搞总队长事的鹤。甚至还吐槽过鹤丸的做法是小学的男生才会那么做的。
   山姥切看着抱着自己睡得心满意足的鹤丸国永,凑的更近些细细的去看他的眉眼,大概只有睡着的时候才会显示出一丝安静吧?一边想着一边伸手捋顺鹤丸乱翘的白色发丝,安稳的闭上眼睛。
『当初他来到的那天,好像看到了万叶樱的花苞了啊。』

就是!在被被眼里!鹤丸是带来春天的人!
对!鹤丸带来了本丸的春天!也带来了被被的春天!
鹤丸就像鹤一样会带来福音!!

欢呼!

~( ̄▽ ̄~)~

咸鱼咸鱼咸_(:з」∠)_

   「巴库拉?」
貘良了往前伸手,好像要去抓住什么东西一样,可惜他什么都没有抓住。
   巴库拉的消失和他的出现一样突然,连冰箱里的肉类也被席卷一空,仿佛他从来没有出现过。
   也许,盗贼王还有他伟大的理想没有实现吧;也许,盗贼王要去看看这个漂亮的世界呢;也许,巴库拉只是厌烦他这个宿主了吧。
貘良总是在吃甜食的时候胡思乱想,在脑中给自己给自己编造无数奇奇怪怪的理由。而这些堆积在脑子中理由对于貘良来说用来配玉子烧或者马卡龙吃再好不过。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貘良依旧沉迷于甜的发腻的点心无法自拔,也仍然惦记着那位如风般出现又如风般散去的盗贼王。
   「我喜欢甜食,有一点点苦都会吃不下去啦」貘良一边一脸认真说着一边往咖啡里加糖,恨不得用小方糖堆满整个杯子,让和他约会的女孩子惊叹不已。
   「貘良同学一定是一个很甜也很幸福的人呐」逐渐,认识貘良大家都这么说着。
游戏曾有幸喝过一口貘良的咖啡,甜的发苦,连咽下去都感觉困难,而貘良已经习以为常,丝毫不觉得难受。
   一切都好,甜味也已经把你带来的苦味盖掉,剩下的,当做不知道就好了。



不知道在写什么。
感谢疏时给我修改。
改了以后勉强能看一点了。